清华国防生放弃保研入伍 当连长指挥新型战车(图)

  青春逐梦强军路

  ——记第38集团军某机械化步兵团9连连长田悦

  本报记者 钱晓虎 特约记者 李志涛 通讯员 樊怀乾

  【人物简介】田悦,贵州威宁人,彝族,1988年9月出生,2007年9月考入清华大学就读国防生,2008年6月入党,2011年6月毕业后分配到第38集团军某团,现为该团3营9连连长。曾2次荣立三等功,所带连队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连,今年被中央军委表彰为全军优秀共产党员。

程建峰 摄
程建峰 摄

  大漠初秋,雁阵南飞。丘陵沟壑间,第38集团军某机械化步兵团9连连长田悦指挥新型战车,实施穿插迂回。战车身后,卷起滚滚烟尘……纵横大漠,田悦有种说不出的满足。

  为什么选择做一名基层带兵人?田悦说,从9年前考入清华,也许更早一些,他内心深处就开始孕育一颗逐梦疆场的种子。

  “从踏入宏志班开始,我身上就多了一份家国责任”

  2004年秋,面向贫困家庭开办的贵阳市第三中学宏志班迎来了第一批学生。来自毕节地区威宁县的贫家子弟田悦以优异成绩走进这个特殊集体。

  “宏图寄党恩,志远为国强”。3年的宏志班生活在少年田悦心中留下深深烙印:他不用为下一年的学费发愁,不用利用假期到小煤矿打工,终于可以把全部心思和精力用在学习上。沐浴着党和国家的关怀,在知识的海洋里尽情遨游,田悦的内心世界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。

  “其实,从踏入宏志班开始,我的身上就多了一份家国责任。”在田悦看来,3年宏志班的求学经历,是他人生道路上一个重要的中转站。

  从小听着彝族英雄故事长大的田悦,有着做一名战士的冲动。“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。”一个新的人生目标在田悦心中越来越清晰:2007年高考,他如愿以偿考上清华大学国防生。这个全贵州只有两个录取名额的机会,对他来说,就是实现家国梦想的最佳选择。

  在清华园,田悦开始了一种全新的大学生活。学习、锻炼,参加各种校园活动,田悦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,尽情扩展着自己的见识与才干。但是,大都市的繁华并没有改变田悦当初的梦想。“在清华百年讲堂聆听老校友知识报国实现人生价值的感人故事,面对面感悟‘两弹’元勋为国家利益扎根沙漠隐姓埋名的无悔抉择,每每让我热血沸腾,恨不得自己早日学成,一展抱负。”田悦回忆说。

  转眼毕业在即,品学兼优的田悦顺利取得保研资格,在老师同学看来,事业坦途已经为他打开,女友开始为他憧憬未来。然而,田悦作出了一个决定:放弃保研资格,踏进基层军营。

  “到一线部队、从基层出发,很多人觉得是一句口号,但我不这么看。”毕业前夕,清华园再一次留下田悦徘徊思索的身影,“我认为,基层部队是实现理想、施展抱负的最好选择。”

  这是田悦的心里话。如今,他已在一线部队工作了5年,职务也从排长干到了连长。但田悦依然热爱着这种天天跟枪炮打交道、天天在泥里滚土里爬的日子。

  “不忘初心,才能追逐梦想。”面对记者,田悦再次回忆起那个毕业季,“为了圆梦,我愿意在从军报国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。”

  “选择了军旅,我就要拿到军营的‘毕业证"

  登上敖包山,狂风吹得人站立不稳。山下,就是亚洲最大的演习场——朱日和训练基地。每次驻训,这里都是田悦最喜欢驻足的地方。

  “站在这里,除了一览大漠演兵场的滚滚硝烟,更看到了硝烟背后改革强军的铿锵步履。学生时代,我的梦想是拿到清华的毕业证;现在,选择了军旅,我就要拿到军营的‘毕业证’。”田悦说这些话时,一脸自信。

  然而,当所有热情归于平静,考验才刚刚开始。5年前,刚到部队时,田悦也有过短暂的困惑:当排长第一次组织点名,事先准备的讲评在队伍前变得语无伦次,战士们小声的议论让他脸红羞愧;在机关第一次写材料,他忙活数天的“心血力作”,结果却得到股长“脱离基层实际”的评价……

  挫折,对有些人来说是一种打击,但在田悦看来却是一种阅历。为警醒自己、砥砺前行,田悦将多年的日记、心得编成一本小册子,取名为《保持痛感》——“保持痛感,对我个人来说是看清自己、自强不息,对国家民族来说是铭记伤痛、实现复兴。”在田悦看来,树的种子从不选择土壤,只会顽强生长;而更为幸运的是,他所在部队是一支英雄的部队——“平江起义团”,是彭老总当年率领的队伍,他更没有理由懈怠。

  争第一、求极致,这是多年来田悦向理想迈进的人生信条和无穷动力。来到部队,田悦对于极致的执着也从来不打折扣。下连不到半个月,他凭着习武功底和顽强毅力,硬是把400米障碍训练成绩提升到1分50秒以内。而后一发不可收,实弹射击从“不及格”到5发50环,新装备操作从“门外汉”到“一口清”,不到半年,田悦就成长为令大家侧目的“武状元”。

  入伍5年,田悦先后担任过排长、干事、指导员、连长。在官兵看来,田悦始终处于激情和“满血”状态。用田悦的话说:“宁可流血于备战,绝不流泪于败战。”

  营里组织重装战备拉动。命令刚下达几分钟,田悦就带着连队出现在预定地点,不到规定时间一半。营长不信,重新拉动,还是9连最快。一问才知道,田悦已经把命令下达、取枪、取物资、登车等每一个环节进行了细化、优化,战备拉动速度已“精确到秒”。

  一次,团队组织年度演练。研究战法时,田悦发现目标右侧有一条崎岖小路,他的脑海中迅速形成了一记“右勾拳”的方案。战斗中,他利用侦察到的情报,带领连队快速迂回,第一个冲破防御前沿,一举端掉“蓝军”指挥所。

  现场观摩的其他营连长说他不按套路出牌,田悦回答得理直气壮:“未来战场瞬息万变,奇正相倚才能打胜仗。”

  “我要带你们上战场,还要把你们从战场活着带回来”

  去年底退伍前的那一幕,至今让很多人感动——

  上等兵付鑫因为家庭原因,不得不告别军旅。临行前,他找到田悦说:“连长,今天,我先回家尽孝;明天,如果要打仗,我还想做你手下的兵,在战场上为你挡子弹!”说完,与田悦洒泪相拥……

  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”田悦说,带兵贵在带心,只有与他们苦在一起、累在一起、想在一起,才能走近战士的内心。

  蒙古族战士李泽宇,入伍时不会写汉字,普通话都说不上两句,田悦给他买来新华字典,每天晚上利用熄灯前一小时教他写字认字,平时也鼓励他多发言。一年后,小李参加了连队的演讲小组。战士马达因为脊柱问题影响训练,田悦查阅许多资料寻找治疗方法,带着马达来来回回跑了10多趟医院,还结合练武基础自创了一套矫正操。几个月后,训练场上又见到马达生龙活虎的样子。

  爱兵,就是为了和战士一起打胜仗。在田悦看来,训练场上的严格要求,是对战士生命的最大尊重与关爱。

  连里组织步枪实弹射击,大纲要求打100米固定靶,而田悦还把射击距离设在90米、110米、160米等不同距离上,靶子也是时隐时现,逼着大家养成射击前首先准确判定距离的习惯。步战车操装训练,有些战士为看得清楚,总是把舱门打开。田悦发现后立即叫停这一做法,并从闭舱射击、电台通联、敌我识别到备用弹装填、车下战术动作,逐一纠正。

  有官兵不解:“这么‘折腾’是为什么?”田悦解释说:“真实的战场从来都是血与火的较量,哪有捷径可走?作为一连之长,我要带你们上战场,还要把你们从战场活着带回来!”

  以真情换真心。战士们明白了连长的一片苦心,训练的热情更高了。

  那年秋天,田悦所在部队与某蓝军旅交手。对手凭借战场环境优势实施抗击,前沿主攻部队几次冲锋均未奏效。危急时刻,田悦带领9连加入战斗。在他指挥下,9连官兵以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、凌厉凶猛的火力攻势,迅速撕开口子并连续夺占要点……